知名不具ntr小姐

家住雷霆崖,寫雷文的號

惡夢



審神者做了一個夢。

夢見戰爭結束了,政府允許每位倖存的審神者都可以帶一位刀劍男士回到現世。

審神者讀完這份報告,笑意忍不住浮上嘴角。她看著身邊伏案工作的近侍,屋外射進來的一束陽光正恰好打在他的側臉,那一側顯得柔軟又溫暖。柔和了他有些薄情的五官,她忍不住伸手撫摸那張臉。
你願意,跟我回去嗎。
近侍轉過頭,紫色的眼睛在陽光下跟透明的玻璃球一樣,他有些驚訝地張著嘴,不過只有一瞬,便恢復了以往的態度。
如果是主命的話。
那時候我可不再是你的主了。
審神者眨了眨眼,把報告攤在近侍的面前。
不過,可還是得照顧我一輩子呢。

——就好像在求婚一樣。
審神者想到這點就輕笑了起來。

「我願意。」近侍突然抓住了她的手,把手握在他寬大的手掌中。

「不管是天堂還是地獄,我都願意與您一起去。」

審神者驚醒了。
這裏沒有陽光,也沒有陽光中的那個男人。她哭著攥緊了唯一能給她帶來溫暖的被子。
這可惡的美夢,才是摧毀她精神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本丸早就不在了,長谷部早就死了。她每天都一遍一遍地告訴自己這個事實。是自己在最後的戰役中失敗了,是自己錯失了帶長谷部回現世的機會。或許政府根本沒有給過她們這個機會,因為等待每個審神者的最後都只有支離破碎。帶心愛的神靈回到現世過平凡幸福的生活?只有她們這些年少的女孩才會去相信這樣的謊言。

騙子。

審神者也好⋯付喪神也好,都只不過是被利用的棋子而已。

長谷部戰死前,也是那樣緊緊握著審神者的手,臉上混著血和淚,泣不成聲地說著對不起。

對不起,我好想和你去現世。
對不起,辦不到了。
對不起。


多可笑啊,整個青春都耗在與歷史行溯軍的戰鬥上。現在卻成為了他們的一員。

家,已經回不去了。本丸,也沒有了。

彷彿這十年任期就是一場夢,那麼多喜怒哀樂,最後都化成一句對不起。


改寫歷史,只是為了
再見你一面。







後記
第一次隨性寫了寫,所以非常短
非常喜歡明少最後一批審神者的設定,一直很想自己寫寫看。
設定的是審神者在最後的戰役中失敗了,所有的刀都陣亡了,走投無路的審神者只能投靠歷史行溯軍。
其實所有的行溯軍,都是被遺棄的審神者。
大家一直以來只是做著清理門戶的工作。

感謝看完我這小學生作文的各位!寫文非常有趣,可能還會再嘗試的!



评论(10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