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名不具ntr小姐

家住雷霆崖,寫雷文的號

近况!

很想把妖花下篇写完,但最近实在提不起乙女向的性趣。。
打算换号写腐啦ヾ(*´∀`*)ノ
等啥时候突然又想嫖男人了会回来的!
其实青江审是特别想写的一个cp,不过暂时也没有特别有意思的故事
hsb的话只有满脑子黄梗(你怎么回事
倒是有很多play好写的哈哈哈
还有烛台囡囡,一直都想写3p的
慢点再说(。

先屁股搞爽(。

妖花(上) 【压切审/审压切】r18

压切长谷部x原创女审神者
有女审x长谷部的内容!(用手
有潮吹(放尿play)的情节!!!
私设很多!
很肉…真的草 榴文风。
作者刚开始写作,如有不足之处请多包涵
接受以上注意事项再阅读!感谢



“主上来了,快快,快藏起来!”
“…主,主上您起来了!新年好”
“主上!新年好”“主上!”
昨晚跨年,审神者被折腾了一夜,一觉睡到下午太阳快落山了才起来,一出门就碰到一群短刀,吵吵闹闹地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“你们干嘛呢”
乱藤四郎从背后抽出一张纸,上面写着贺正二字,“將——主上好看吗!我们正在练习书法…想写一张特别好看的字挂在主上的办公间门口。”审神者看了看五虎退的身后,真的有一大堆捏成团的纸张。她开心地摸了摸大家的头,伸手把纸挂在门框上。
“长谷部呢?怎么一直没看到他。”审神者张望了一下院子,没有见到近侍的身影。
昨晚还——审神者一想到昨晚的事就红了脸,昨晚他们可是做了一整夜,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起来的。
“主上真关心长谷部呢,小乱可要吃醋了。”乱藤四郎
撅着嘴,直勾勾地瞧着审神者脖子上深深浅浅的吻痕。
“长谷部君去内番了,要做到晚上呢。”正巧,烛台切猜着审神者差不多该起床了,就拿来了热好的饭菜。“主上忘了吗,今天我和他一组田当番。”审神者接过饭菜,点了点头,突然反应过来“…那你怎么在这儿呢!”烛台切笑笑解释道“今天堀川和歌仙都去远征了,怕你没东西吃,这会儿估计你也起来了所以特地过来了一会儿,可不是偷懒。”
审神者再次点了点头…烛台切这男人做事可真是无微不至,连这些细节也注意到了,生活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条,甚至有时候觉得长谷部都无法做到这样事无巨细。
“谢谢你光忠…先去忙吧。”审神者咬了一口天妇罗,“晚饭的话,我会找青江一起做,不用担心!”
光忠听毕,带着短刀们离开了审神者的房间。

“主…他们今晚要内番到晚上吧?现在晚饭都吃完了还没有回来,是不是带了便当过去?”青江剥开蜜柑,掰了一片企图往审神者嘴里塞,却被审神者一把捏住,喂进自己嘴里“唔,唔有光忠没问题的啦。他们关系那么好。”
“这可不一定呢…我好像记得烛台切出门的时候可没带东西去呢?晚饭的时候多做了六个饭团,要不我拿过去给他们当点心。”审神者看着青江一脸坏水,总觉得很奇怪,“我送过去吧,顺便看看他们今晚怎么田当番到那么晚。”

审神者一出门就后悔了,田地在本丸的后面,没有灯火照明,路也很难走,加上新年的第三天,天气着实有些冷。

走着走着,听见了不远处有动静,审神者提着篮子快步跑向声源。
“…长谷部是你吗?”
审神者喊了几声却没有动静,又向那儿跑了五十多米,穿过小树林,被眼前突然出现的景色惊呆了。
一大片闪着奇异颜色的花朵正盛开着,每一朵的花瓣都十分饱满,使这一片都呈现出像阳光下小溪流般的颜色。假如没有被周围的小树林包围,在夜晚,这样的光芒,站在本丸的门口都能看到。
不过这到底,是谁种在这儿的,这花又是什么花?

审神者正看着花朵沉思,突然间有人从后面捂住了她的口鼻。
审神者慌忙地挣扎,一只手摸向腰封里的防身短刀。
“主,是我”身后的人放开手,发出了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。
“您喜欢吗?”穿着内番服的长谷部走到了审神者的面前,牵起了她的手,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。
“这是你的惊喜吗?”惊魂未定的审神者有些埋怨地抽出手,长谷部却不以为然地又拉着她走进了花田里。
“这是政府新开发的产物,之前报告发来时您正在生病,是我处理的。所以您不知道这件事。”说着长谷部采下一朵,递给审神者。“这花是靠您的灵力生长的。只能在夜晚开放。把它晒干后磨成粉,涂抹在刀刃上,攻击敌人时会有伤害加成的效果。”审神者看着手里的花朵,长得有像牡丹,却比牡丹更大一些。不过那妖异的蓝色光芒闪的有些让人不舒服。“只是我在种植时发现…它还有一个特点。”审神者突然发现腿有些发软,不知是站久了,还是看着一片蓝色眼晕,她慢慢靠进了近侍的怀里。
“那就是他的香味,有催情的功效。”


审神者惊讶地抬头看向男人,男人一把把她紧紧搂在怀里,两人紧紧贴着,她能感受到顶着小腹的硬物。

“你故意的吧!”审神者拼命扭动身体想要挣开他,却被他抱的更紧,胯下的硬物因为她的挣扎也变的更大。
“对不起,主…请原谅我,新年里本丸太闹了,我想和您单独相处一会儿…”
“那你也别用这样的方式…?!”
“视察这植物的确是您需要做的工作,但我前几天发现香味有问题后,心想如果是其他人陪您来那就不妥了…不如就此机会与您说清。”
“…你先放开我。”
长谷部乖乖放开了手,察觉到审神者的确生气了,他的表情就像是被主人责骂的小狗。
“我问你,青江是你拜托的吗?”
“是。”
“那烛台切呢?”
“他在另一片树林里检查第二种新产品。”

长谷部一五一十地回答,审神者看着他可怜巴巴的样子,气消了大半,主动上去牵住他的手“过年是有些忙。等过完年,会有时间相处的。”

吃肉请点这里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3927405579396526





后记
每次我想好好写纯爱都能变成炖肉,前半段我真的是想好好讲个故事的,结果又突然脱裤子。很生气。而且一旦h起来脑子里的花样就跳了出来。这次玩到了潮吹和逆奸非常开心。很喜欢这俩play,以后肉文里可能会一直出现。
啊,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出纯爱。
此篇还有后文。


















新年贺文(压切审r18)

-压切长谷部x女审神者 原创女审神者
-没啥剧情的一碗肉
-初次写文,见谅






「主,還有一會就要開始宴會了」

审神者伸了个懒腰,从书桌前站了起来,換了件平時不會穿的高級打掛,来到全身鏡前,开始化妆打扮。

她從鏡子裡打量著身後的男人,嗯,今晚格外帥,不知道燭台切是不是給他抹了髮蠟做了造型。煙灰色的和裝也很適合他的氣質。
真不愧是國寶啊。
她悄悄在心裡唏噓了一番。然後使勁在自己平凡的面孔上增加一些亮點。
長谷部一邊跪在地上收拾著處理到一半的文件,一邊開口到「您馬上就要上任一週年了呢」
「是啊,時間過得真快」審神者最後一步塗完唇膏,抿了兩下嘴唇檢查成果,看著鏡子裏的容顏有些小小的得意。
長谷部把文件放妥便站了起來,走向她,從背後環住她的腰,把下巴擱在她溫暖的頸窩中,「和主上在一起也快滿一年了。」她有點嫌棄長谷部的頭髮黏到了自己剛剛精心塗完的嘴唇,有些彆扭地把臉轉向另一邊「你這是在提醒我,我一上任就和你有了一腿的事嗎?」
看,果然他的笑就憋不住了。
這傢伙真是得意的不行。審神者心想。

長谷部把她箍地更緊了,又突然在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,然後舔了舔那個淡淡的咬痕。
「別鬧了,一會兒迎新會可不能遲到,今年的最後一天也要好好对待啊」審神者想掙開他卻使不上力氣,只能任由他將她環在懷抱裡。
「您辛苦了一整年,最後的宴會實際上也只是和大家一起跨年而已,遲到一小會沒關係的」
沒想到這個社畜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,平時他是一分一秒都不會遲到的,是過年的氣氛讓他懈怠了還是說⋯
還是說他已經忍不了了。

剩下的点这里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3926313936237745

惡夢



審神者做了一個夢。

夢見戰爭結束了,政府允許每位倖存的審神者都可以帶一位刀劍男士回到現世。

審神者讀完這份報告,笑意忍不住浮上嘴角。她看著身邊伏案工作的近侍,屋外射進來的一束陽光正恰好打在他的側臉,那一側顯得柔軟又溫暖。柔和了他有些薄情的五官,她忍不住伸手撫摸那張臉。
你願意,跟我回去嗎。
近侍轉過頭,紫色的眼睛在陽光下跟透明的玻璃球一樣,他有些驚訝地張著嘴,不過只有一瞬,便恢復了以往的態度。
如果是主命的話。
那時候我可不再是你的主了。
審神者眨了眨眼,把報告攤在近侍的面前。
不過,可還是得照顧我一輩子呢。

——就好像在求婚一樣。
審神者想到這點就輕笑了起來。

「我願意。」近侍突然抓住了她的手,把手握在他寬大的手掌中。

「不管是天堂還是地獄,我都願意與您一起去。」

審神者驚醒了。
這裏沒有陽光,也沒有陽光中的那個男人。她哭著攥緊了唯一能給她帶來溫暖的被子。
這可惡的美夢,才是摧毀她精神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本丸早就不在了,長谷部早就死了。她每天都一遍一遍地告訴自己這個事實。是自己在最後的戰役中失敗了,是自己錯失了帶長谷部回現世的機會。或許政府根本沒有給過她們這個機會,因為等待每個審神者的最後都只有支離破碎。帶心愛的神靈回到現世過平凡幸福的生活?只有她們這些年少的女孩才會去相信這樣的謊言。

騙子。

審神者也好⋯付喪神也好,都只不過是被利用的棋子而已。

長谷部戰死前,也是那樣緊緊握著審神者的手,臉上混著血和淚,泣不成聲地說著對不起。

對不起,我好想和你去現世。
對不起,辦不到了。
對不起。


多可笑啊,整個青春都耗在與歷史行溯軍的戰鬥上。現在卻成為了他們的一員。

家,已經回不去了。本丸,也沒有了。

彷彿這十年任期就是一場夢,那麼多喜怒哀樂,最後都化成一句對不起。


改寫歷史,只是為了
再見你一面。







後記
第一次隨性寫了寫,所以非常短
非常喜歡明少最後一批審神者的設定,一直很想自己寫寫看。
設定的是審神者在最後的戰役中失敗了,所有的刀都陣亡了,走投無路的審神者只能投靠歷史行溯軍。
其實所有的行溯軍,都是被遺棄的審神者。
大家一直以來只是做著清理門戶的工作。

感謝看完我這小學生作文的各位!寫文非常有趣,可能還會再嘗試的!